恒基伟业庞大的光伏产业揭秘

  如果不是上月接盘濒临破产的江西赛维LDK太阳能有限公司增发的19.9%股份,恒基伟业在光伏业恐怕仍将继续低调潜行。

  如今导演了“拯救大兵瑞恩”故事的这家公司,开始被人冠以“光伏新贵”的荣宠;过去一直与“商务通”紧密相连的公司董事长张征宇,也终于被打上了光伏大佬的印记,从“潜伏者”角色走上了台前。

  但恒基伟业真的是一位“拯救者”吗?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赴江西新余、河南洛阳、宝丰、黑龙江大庆、江苏海安、甘肃金昌等多地,对恒基伟业主要光伏基地进行实地调查。我们发现,这些基地绝大多数仍在建,或处于停工状态,一位走访过恒基伟业在全国范围内的在建项目的人士说,“具备安装能力的不超过三家”。

  对于已经与恒基伟业“联姻”的地方政府而言,有欣喜者,亦有焦虑者。一位长期负责恒基伟业某一项目的地方官员称,“这是一种手段,先跟地方政府谈成,挖个坑占着。”

  2012年10月22日,恒基伟业控股60%的江西恒瑞新能源有限公司收购了江西赛维LDK太阳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维LDK)增发的19.9%股份,恒瑞新能源另一大股东为新余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股40%。

  在业内人士看来,为了扶持赛维LDK走出困境,新余市国资不惜从幕后走向了前台,这并不奇怪,但是两年前败走新余的恒基伟业出现在名单中,则颇为意外。

  新余一位熟知内情的光伏业分析人士说,恒基伟业在新余失利过,此番重回新余,可能有在光伏业低迷时兜底的想法。

  光伏萧条的寒冬里,大部分光伏企业都显得惨淡冷清。位于新余市渝水区下村工业基地的吉阳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阳新能源),早已没有了恒基伟业的影子。

  11月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进吉阳新能源公司的大门,只见几个保安懒散地坐在保安岗亭,偶尔有一两个员工进出,也只是留下来处理日常事务的行政员工。

  工厂内两栋蓝色厂房,一栋为吉阳新能源的办公场所,一栋为中科器材的办公场所。另有6栋已经建好的和两栋未建完的厂房,除了两个厂房封存着公司设备外,其余厂房则空荡荡。厂房前的土地上,杂草长到快要与人比肩高了。

  “工厂早就停工了,快一年了,现在只有几个行政人员在里面上班。”中午时分,一位准备回家吃饭的行政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11月20日,公司董事长孙良欣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吉阳新能源正在做一些新技术的研发,当下光伏行业前景堪忧,因此短时期内,公司不会有重启的计划。

  工商资料显示,吉阳新能源的前身为新余吉阳恒基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阳恒基),于2009年9月正式注册成立,由恒基伟业与顺福达电子科技(惠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福达)联合组建,双方各出资4000万元,持股50%,法人代表为恒基伟业董事长张征宇。

  根据当地媒体报道,吉阳恒基定下的目标是:项目固定资产投资16.8亿元,建设800MW晶硅太阳能电池生产能力。3年内项目全部建成,最终实现年销售收入100亿元以上,实现利税8亿元人民币,员工近万人。

  “(恒基伟业与顺福达)两个公司的主营业务均和光伏毫无关联,但当时国内外普遍对光伏的前景看好,加上赛维LDK已经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吸引不少企业投身光伏领域。”新余光伏业一位分析人士认为,新余为了打造新能源城市这块招牌,给予光伏企业在土地及办公方面丰厚的优惠。

  在新余当地土地和政策的多重优惠下,吉阳恒基并没有按预期实现投产,反而迎来了恒基伟业的股权转让。

  2010年8月11日,恒基伟业与6月3日才申请登记的新余吉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阳控股)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恒基伟业将持有吉阳恒基的50%股权转让给吉阳控股,转让价格为1元。吉阳恒基正式更名为吉阳新能源,公司选举孙良欣为董事长。

  事实上,接盘的吉阳控股,仍然有着恒基伟业的影子。顺福达和恒基伟业分别为公司第一、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36%和35%,其中恒基伟业出资2800万元。另外北京麦凯伦投资有限公司持股5%,另有一些自然人持有部分股。

  工商资料显示,恒基伟业在撤资吉阳新能源之前,就已经把持有的吉阳控股公司35%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了顺福达公司,转让价格为2880万元,这个价格与恒基伟业在吉阳控股的出资额非常接近。

  恒基伟业以1元的价格向吉阳控股转让价值4000万元吉阳新能源50%的股份,看起来恒基伟业投资新余光伏,单笔就损失了4000万元。

  2010年12月30日,吉阳控股向新余工商局申请公司名称变更,更名为新余吉阳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阳投资)。顺福达将持有的吉阳投资公司的71%股权,总计5680万元转让给北京中联科伟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联科伟达)。另外,北京麦凯伦投资有限公司和赵付涛等自然人将持有的28%股权同时转让给中联科伟达。至此,中联科伟达持有吉阳投资99%的股权,完成了对吉阳投资的完全控股。

  离开新余两年之后,恒基伟业杀了个回马枪。投资9600万元,与新余市国资公司联合投资设立了江西恒瑞新能源有限公司,收购了赛维LDK的19.9%的股份。公司三位高层均已进入赛维董事会。

  工商资料显示,恒瑞新能源公司注册时间为2012年9月29日,离其收购赛维LDK19.9%股份的时间不到一个月,当时注册资本仅1000万元,直到10月29日,恒基伟业与新余市国资公司才再次注资1.6亿元。

  “这个公司显然是为了赛维LDK而设立的,新余市再次把恒基伟业引进,不可能再像上次一样重蹈覆辙,损失几千万就走人。”新余市一光伏企业负责人说,从恒瑞新能源公司的经营范围就可以看出,当地为了吸引资金,已经将光伏、能源企业的经营范围大大放宽,甚至允许房地产开发、土建工程等。“双方各取所需。”

  通往海安吉阳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安吉阳)厂区的大道上,一字排开6个高矮不等的木箱子。

  “都是厂里的设备,有人拿了去卖,被我们发现,拦了下来。”看守工厂的保安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颇为气派的办公楼前,杂草已长至半人高,生产设备被堆积在昏暗的车间里,任由灰尘覆盖。

  当年3月,由北京恒基伟业投资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北京恒基伟业)投资的1600MW超薄晶体硅太阳能电池片生产项目签约,落户海安经济开发区。首期用地200亩,一期工程设备投入4.4亿元,并计划在2010年10月底前即完成设备安装、调试。

  但很快,投资方北京恒基伟业抽身而去,项目最终由新余吉阳投资有限公司接盘,法定代表人更换为孙良欣,项目公司名称也变更为海安吉阳。

  “他们(北京恒基伟业)在行情还没走下坡路的时候,就退出了。”自称目前负责海安吉阳行政工作的周华(化名)告诉记者,“现在公司还处于筹建阶段,预计明年上半年投产。”

  2010年3月,海安经济开发区为北京恒基伟业投资的1600MW超薄晶体硅太阳能电池片生产项目、北京中联科伟达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兴建的太阳能电池生产线设备制造及TFT生产项目举行了奠基仪式。

  资料显示,中联科伟达是孙良欣掌控下的另一家公司,由国内多家半导体设备及清洗设备领域企业于2004年共同发起成立。2007年,软银赛富基金向其投资2500万美元。软银赛富闫炎近日向记者证实,目前仍未退出。

  当时的宣传材料称,该1600MW超薄晶体硅太阳能电池片生产项目全部建成投产后,年产值将达160亿元、税收10亿元、新增就业岗位10000个。而中联科伟达太阳能电池生产线设备制造及TFT生产项目总投资10亿元,用地150亩,建设40条生产线月份投产试运行。项目建成达产后,可新增年产值20亿元。税收3000万元。

  但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2012年11月来到海安吉阳厂区,车间大门紧锁,找保安开门进去,发现里面光线昏暗,空无一人,桌椅散乱,三条生产线均未开动,布满了灰尘。厂区内的几幢办公楼里,也没发现有人上班,空空荡荡。楼前,杂草丛生。

  “目前项目还处于筹建阶段,由于大环境不佳,因此没有投产,也没有工人上班。”周华说。

  海安吉阳工商资料显示,公司注册资本8000万元。原股东为北京恒基伟业和顺福达电子科技(惠州)有限公司,双方各占50%股权。此后,历经多次股权转让,随着张征宇向新余吉阳投资有限公司转让了于该项目中所持的全部股份,海安吉阳新能源公司成为吉阳投资的全资子公司。

  “北京恒基伟业在行情还没有走下坡路的时候就退出了。”周华告诉记者,但他以“刚到公司不知情”为由,拒绝透露北京恒基伟业撤出的原因。

  项目的发展显然并不如预期。“主要是受到宏观形势不景气的影响,我们也和孙良欣多次接触,目前投资规模肯定会缩减,至大约数百兆瓦的产能。”海安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周宗泉说。

  “当初希望由中联科伟达生产设备,北京恒基伟业生产超薄晶体硅太阳能电池片,由此才提出形成从设备到生产的完整产业链。”海安县科技局知情人士向记者回忆。

  不过,当记者于11月上旬踏访中联科伟达厂址所在地时,发现厂牌已变更为“福克斯集团”,仅在厂房墙壁外,依稀可辨认出已被撕下的“中联科伟达”字样。

  “吉阳在海安的投资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电池片厂,一部分是设备厂。设备厂现在已更名为吉阳设备(海安)有限公司,和我们一起在办公了。”上述海安吉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吊诡的是,设备厂的厂址已然换了新东家,南通市商务局今年6月竟然发布了一则“好消息”称,吉阳设备(海安)有限公司在2011年6月投产,当年实现销售9000万元,今年1至4月开票销售2.2亿元。